孟夏草木长

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,谢谢你们啊。

尽力了!!!(´థ౪థ)σ 滤镜救我狗命!!!

【all叶】典型向玛丽苏(7)

 

    千机伞因为苏沐秋的原因,升级已经不需要叶修担心了。

  唐柔还是在兴欣,包子也成功的遇上了,除了时间有点偏差,一切都和原来没什么区别。

  陈果依旧是个追星追到入魔粉丝,因为沐橙的原因就连着苏沐秋一起粉了,但莫名的不待见目前的荣耀第一人叶漓。

       叶修知道的时候还有些愕然,虽然他很清楚有粉丝的人就一定有黑,可毕竟叶漓的实力和人气大家有目共睹,还是个女选手,这让她得到了大多女荣耀粉的青睐。

  格斗类游戏男粉总是比女粉多的多,男玩家技术也普遍比女玩家要强,于是很多人都形成了这样的观念:

  女人打游戏肯定比男人要弱。

  而叶漓让那些在游戏里受到过挤兑的女玩家扬眉吐气,况且女人的带动性是很强悍的。

       一传十十传百的一圈下来,不粉叶漓的也会不自觉的关注起来。

  这一关注可不得了,他们会发现叶漓几乎没有绯闻,就会给人一种她很洁身自好的第一感,第一感是很重要的。

  这么一个人,你可能会不喜欢,但绝不会讨厌。

  可陈果的态度说是黑都不为过,这才是让叶修觉得惊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 虽然陈果会黑人称不上奇怪,可是陈果是一个可以因为喜欢沐橙而喜欢嘉世的所有队员的粉丝,可就连对沐橙的喜爱都掩盖不了对叶漓的讨厌,却还能接受身为叶漓弟弟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要知道,嘉世根本没掩饰叶秋是叶漓家人的事,陈果不可能不知道,所以才是真的很奇怪。

  陈果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讨厌叶漓,可就在叶秋第一次来到兴欣的那一个夜晚,本来对叶漓无感的陈果就神奇的路转黑了。

       心里滋生出了被冒犯的恼火,不是对自己被冒犯的那种,而是自己超喜欢的人被很没眼力见的傻子顶撞了那种恼火,连带着看对叶漓的介绍上一个个无比珍贵的冠军和称号都不顺眼。

  陈果知道叶秋的身份,毕竟人家是她亲眼看着从嘉世出来的,现在莫名做了兴欣的网管,陈果还寻思着有点不真实,让职业选手做自家网管?说出去还不给别人笑掉大牙。

  陈果始终觉得叶秋打游戏比叶漓牛逼多了,虽说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可陈果看不出什么门道,只凭脑子里一个直觉。

  她看叶秋捣鼓那个君莫笑,一双艺术品般的手死死的扼住了神之领域公会长们的命脉。他真的只是为了挖人而已,却把整个神之领域搞得天翻地覆,其他人还好说,可魏琛如今却成了最难弄的一个。

  叶修也不钻牛角尖,还没想到办法的话就干脆再说吧。

  关于战队的事,叶修也不确定陈果还会不会愿意,毕竟他现在即和沐橙关系很微妙,自己的地位也很微妙,这么一个念头让叶修先愣了愣,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准备得太早了?

  只好先暂时把手头的事都放一放,试探试探陈果,却得到了陈果的大力支持,叶修不去细想为什么,再他看来,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是他想不清的。

  得到了陈果的肯定,叶修彻底放开手脚。

  荣耀将进入辉煌的、属于“叶修”和群星璀璨的时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依旧是短小的一篇呢!

2019年快乐!!!

陪老叶过的第二个年!!!


{ls} 关于未来

关于未来

 

{larryXSally}

 

交党费。

 

*大概算刀

*有私设和微量原著改动。

*写得真的不好别介意!!!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Larry从小到初中为止对未来都没有过明确的规划,在他看来,与其思考未来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,还不如听歌画画。

 

     直到认识Sally,这样无所谓的态度才被端正了一点,他会因为一些小事而联想到和Sally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。

 

     他们可以同居,养一只猫或狗,一起组一支乐队。

 

     “这样多好啊!”Larry想。可在细致一点的计划就没有了。

 

     “反正时间还长,走一步算一步吧!”

 

     每次Sally问他未来要做些什么,他总是这么回答。

 

     Sally曾试图让Larry改变这么散漫的思想,效果并不显著,虽然最后Larry还是保留了一些习惯,但好歹算是积极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 Sally觉得这至少不是一件绝对的坏事,也就不坚持让Larry改了,毕竟改变习惯是一件挺痛苦的事,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行为上。

 

     于是Larry就一直保持原状,结束了短暂的初中三年。

 

     高中,是一个特殊的阶段,大多数人都会出现一定的改变。

 

     Sally并没有多少变化,他奇怪的面具依旧成为一些不怀好意的人诋毁他的理由,把人工义肢当面具的大有人在,那些人嘲笑面具愚蠢的同时也在嘲笑愚蠢的自己。

 

     Larry变得有些易怒,或许是因为Sally所受到的指指点点,又或许是想逃避某些一时间难以接受的情感。

 

     一切的起源似乎是因为一封无意间看到的情书般的发泄物,上面清楚的写着被暗恋人的名字

 

     Sally

     事实是

     我总是想着你,

     我为你着迷,

     我觉得你很棒!

     但我知道我的感情是错的。

 

     不知道是谁写的,看那潦草的字迹和内容不难猜出这大概出自一位男孩,Larry并不排斥同性恋,他甚至该为好兄弟有人喜欢而高兴,可他就是笑不出来。

 

     最后那玩意儿被Larry狠狠的丢进了厕所的垃圾桶,虽然好像没有丢进去,掉在了垃圾桶外面,但Larry相信不会有小破孩会去捡。

 

     Larry憋着一肚子气,想去找Sally聊聊天好消消气,可进过刚才那一出,周围人谈论的有关Sally的事就比平时更敏感的钻进耳朵里,其中一件让Larry没法冷静。

 

     “要不咱们去把那怪人的面具摘了怎么样?”

 

     Larry为此大打出手。

 

     但他很快被人制止,学校的保安强行拉开了Larry,周围的学生聚了一层又一层,引来的老师,场面越发的混乱,没法无视了,保安才出动。

 

     被带去警局的时候,Larry隔着人海看见了Sally,Sally也在看他,目光里有担心,Larry突然就觉得很满足,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,对Sally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

     Sally去领Larry的时候,他正在贴创可贴,这一架Larry也是受了不少伤的,却还没事人似的和Sally打招呼,气得一路小跑来的Sally差点一口气没喘上。

 

 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天已经黄昏近黑夜了,Sally训了一路Larry,虽然Larry名义上是哥哥,但Sally还是在很多事情上比较成熟。

 

     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很有默契,Sally没有问Larry为什么要打人,他觉得Larry并不想提起这个话题。

 

     Larry一路上都有些漫不经心,他知道今天就算重来一次,选择依旧不会变。

 

     他落后Sally一步,正好可以看见Sally天蓝色的双马尾在阳光下仿佛闪闪发光,每一根被带起的发丝都像是在Larry心上挠了挠,痒得他无端发慌。

 

     快到公寓的时候,Larry叫住了Sally,Sally回头看他,因为逆光的原因,Larry看不太清Sally,他只觉得有个天使带着神秘的面具,降临了他的心上,从此Larry没让那位天使走过。

 

     “没事儿啦!我就叫叫你!”

 

     Larry像往常一样对Sally扬起笑脸,然后讨来Sally无奈的白眼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    Larry死的时候并没有很痛苦,他靠着酒精的麻痹,给挂念了好久的男孩发了几句牛头不对马嘴的短信,即使这样会让Sally担心,Larry还是按了发送键,可他真正想说的却还堵在心里。

 

     “Sally!我的好兄弟。爱你的我要走了呢,不过你放心,我们还会再见的,就是我希望能晚点见到你,虽然我会很想你,可我不会想太早见到你的!

     我爱你,Sally,一直都是,那边见。”

 

     Larry坐在房顶,大雨是唯一为他送行的人,他反复的打开手机,什么也不做,只是看着锁屏笑。

 

     屏幕上是他的天使,那只略带疑惑的眼睛像上帝失手掉落在人间的一块宝石,纯洁的蓝色让人不敢直视,让另一只明显不同的眼瞳黯然失色,面具阻止了旁人窥探更多的秘密。

 

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雨都有了变小的趋势。没有任何征兆的,Larry就忽然纵身一跃,风杂带雨呼啸着从他的脸颊滑过,难以适应的失重感让Larry不敢睁眼,短短的一瞬间,Larry已经在脑内走马灯了一回。

 

     但惨烈的场景并没有出现,Larry在半空中化成了光点,斑驳的洒在空中,又被雨滴毫不留情的打散。

 

     Sally赶到的时候,留给他的只有这么凄美的一幕。

 

     他却表现得有些过分冷静,冷静的爬上屋顶,冷静的看着Larry消失的地方,可忽的就落泪了,眼泪和雨混杂在一起,Sally什么都看不清,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哭了,只是愣愣的看着。

 

     “你喜欢了好久的人死啦,很有可能是为了你呀。”

 

     Sally的脑子里似乎回荡起恶魔的低语,他恍如未闻。

 

     直到雨都停了,这栋公寓再没有一个活人,警鸣声刺耳的响起,由远到近。警察威风的从车上下来,二话不说的带走了凶手似的受害者。

 

     没有时间了,他们的未来一夜之间就到了。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我果然还是喜欢写小甜饼。

四百啦~
然而我除了更新什么也做不了(冷漠)

老叶圣诞快乐!!!(虽然迟到了)


陪你过得第二个圣诞节!!!


【all叶】典型向玛丽苏(6)

     这场看似势均力敌的PK,只有苏沐秋才知道其实是压制的必胜,同样震撼的还有苏沐橙,她的眼眶似乎有些发红,愣怔怔的看着叶修,自然没有错过叶修炫耀一般的表情,她觉得这一幕莫名的眼熟,因为叶修也曾对她做出过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 其实苏沐橙比苏沐秋更早认识叶修,只是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,包括原叶修本人可能都不记得。

    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久到苏沐橙连那时叶修的音貌都回忆不起来了,但她知道,那时候的叶修一定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,因为那是能让她心动的模样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看过那场战斗的人都没提起这件让人尴尬的事,苏沐秋的形象暂时是保住了,毕竟苏副队是可以吊打嘉世除叶漓以外的所有人,却被嘉世公认最废柴的叶秋吊打了,这件事说出去都没人信,更别说现在没人说出去。

     只是自那以后,叶秋在嘉世的地位明显升高了,叶修知道这不是好事,因为嘉世的队员依旧对他抱有恶意。君莫笑在打败苏沐秋后就送叶修了,苏沐秋好像并不觉得可惜,因为他知道叶秋会是君莫笑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 完全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神奇后,叶修也有出门过,嘉世的对面依旧是兴欣网吧,老板娘依旧是陈果,陈果依旧是苏沐橙的死忠粉,不过她还粉苏沐秋且完全不知道叶秋。

     当陈果知道叶修是嘉世队员的时候还鄙视过他,直到亲眼见过叶修强大的技术,于是她现在又是叶修的粉,虽然口头上坚决不承认。

     那天,叶修很平常的出房门准备去兴欣,却被刘皓烂下来,带去了会议室,路上叶修已隐约猜到了。

     叶漓、苏沐秋、苏沐橙、孙翔和嘉世的队员都在,场面很严肃,严肃的让叶修忍不住想笑,而他也确实笑了:

     “不用说了,解约吧。”

     刚想开口的叶漓很尴尬的张着嘴,最后什么也没说,只是从手里那本曾维护过叶修本子里抽出一张纸,叶修看也没看就签上了:“叶秋”。

     叶修如同上次离开嘉世一样,什么东西都没带,陪他的只有随身带着的账号卡,仿佛他只是小小的出个门,很快就会回来,而苏两兄妹很清楚的知道,“叶秋”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 确实,叶修已经不打算再用“叶秋”这个名字了,某种意义上来讲,“叶秋”真的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 叶修去到兴欣,用与往常一样的语气问陈果:

     “你们还招网管吗?包吃包住包玩电脑就成。”

     可陈果还是听出了点不同,她不明所以,只是莫名想哭。

     因为她还从叶修万年不变的脸上看出了不舍得和释然。

这样的表情在陈果认识叶修那么久以来,看到过的唯一一次。

典型向玛丽苏(5.5)

  结果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,包括被打倒的当事人。

  苏沐秋的手还悬在键盘某的技能的按键上,他明明早已经把所有的后路都想过了,叶修却仿佛洞察了一切,每次都能恰到好处的化解攻击。

  训练室出现了短暂的寂静,而后爆发出各种怀疑和辱骂的声音。叶修恍如未闻,他笑着看向苏沐秋,就像一个取得了好成绩的孩子,忍不住要和别的人分享一下喜悦,即使苏沐秋看起来有点被打击过头了。

  苏沐秋回过神,屏幕上秋木苏的尸体衬得君莫笑越发的威风凛凛。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像是兴奋。以前的叶秋有多废柴他是知道的,早在很久以前,苏沐秋就因叶漓而听说了叶秋,却在与真人对战时大所失望。

  也不过如此嘛。

  他那时这么想着,可这才过了短短不到半年时间,叶秋就打败了自己,怎么做到的呢?叶秋就好像比自己还熟悉“苏沐秋”甚至连君莫笑都如此熟稔,让苏沐秋不禁阴谋论起来,可又不想把那些恶劣的念头加在叶秋身上。

  太奇怪了。

  此时同样愣着的还有孙翔,他来之前也有听过有关叶秋的论言,那些不怀好意的声音把叶秋捏成一个一无是处的人,也给孙翔留下了“叶秋是个渣”的印象,可他的亲眼所见粉碎了那些流言,如果这场战斗的视频传出去,不知道能堵住多少悠悠之口,可是没有一个人录像,所有人都觉得这会是一场压倒性的比赛,甚至不能算是比赛,顶多是个消遣。

  三分钟之内,叶修让苏沐秋与孙翔改观,让苏沐秋体验到一种被魔鬼支配的恐惧。